Slide

艺术频道

  • All
  • Art Review

ARCH REVIEW | 在倦意来临时服药

恍惚是我们长时间被某种思维或事物压制后常常落入的状态。在这个状态中,时间如流体般被我们任意搬运、搅动,又或是尽兴逐流。而林舒的作品常常通过对空间的加工让我们对影像中的实体逐渐疏远,以至于被送入一个被剥去嘈杂的心理状态,意识取代了被记忆包裹的身体,从而任意涌动。

ARCH REVIEW | 眼前

当我们把“看见”这一行为比作打开一个空房间的房门,看着这件物体的视线和它存留下的痕迹像是打开门后产生的余音,我们无法准确的追寻余音回荡的轨迹。不断地“看见”,新的东西累积产生同时,不可避免的产生了遗忘与消亡。一张照片保存了一个时间的瞬间,通过回忆,某些时刻得以持续存活,不相关瞬间的外观孤立了出来成为“科学家的信息、摄影师的引用”

ARCH 采访 | 朱湘闽

朱湘闽的作品在愉悦的状态中,凸显了轻盈、弥散的线条与形态,层叠的不同色块和材料之间强调了艺术家自身的意识与感知。画面中直观的力量感,是艺术家对“矛盾和悖论在身体里形成完整的统一“的思考,形象间释放的情绪在思想的过滤与分解后,营造了更有流动性的感官体验。

ARCH 采访 | 周轶伦

周轶伦的作品本质上只指向物本身,观众如何去理解其作品取决于一个时代所赋予大众的经验与记忆。“我喜欢试验失败,每次失败的剩余痕迹都是完美的新作品局部。”

ARCH 采访 | 梁浩

「IT’S A JOKE别太当回事,儿」是ARCH GALLERY拱形画廊策划的首个群展。展览从时间和空间两个维度探寻了艺术家在各自创作过程中所使用的不同方法观念。为了让大家更进一步地了解艺术家的创作理念,ARCH CHANNEL此番专访梁浩。

ARCH 采访 | 薛若哲

“绘画没有办法不诚恳,这是一种无法伪装的媒介。我对绘画的诚恳和机械的、拾得的图像产生的化学反应感兴趣,尤其是当网络图像和铜板线腐蚀这种必须要经过转化才能成型的绘制方式相遇,就形成了有意思的关系。”

ARCH 采访 | 郑江

“边界惊险但精彩,像绘制一个形象生动的轮廓线时一样充满诱惑力。我觉得创作过程本身就包含对艺术形式的思考,两者应该是一体、贴切的。”

ARCH 采访 | 谢燚

他的作品长期以来从“劳动”这个常用的词汇出发,不断向现实世界里以“语言”为基础的权利追问。“我只希望我认为重要的东西能被大家知道,那就是”具体的劳动“在现实世界中是如何”做功“的。”

豆豆也是拳拳

1985年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的《劳申伯格艺术展》让中国人近距离地看到了“后现代艺术”的形态,这些展品让中国观众目瞪口呆:山羊的标本,汽车的轮胎,废弃的地毯组成了前所未见的图腾。在展览期间,保洁员差一点把作品误作是垃圾清理。

Exhibitions

过往展览

2022.08.06-10.09

Eclipse

Artist:Lin Shu
2022.08.06-10.09

Dangerous Complicity

Artist:Guo Yujian
2022.05.27-07.20

Somewhere, Somewhere

Artist:Hannah Benassi
2022.05.27-07.20

Emo-Geography

Artist:Shi Yiran
2022.08.06-10.09

Eclipse

艺术家:林舒
2022.08.06-10.09

危险同谋

艺术家:郭宇剑
2022.05.27-07.20

Somewhere, Somewhere

艺术家:Hannah Benassi
2022.05.27-07.20

情绪地理学

艺术家:史怡然

Art Channel

艺术频道

ARCH REVIEW | Making Complicity

When the painting is really close to us, the first thing that appears to our eyes is this Le cimetière marin[1] written by Valéry in 1922. The curators Hu Yihang and Zhang Tingzhi, together with artist Guo Yujian, divided the exhibition “Dangerous Complicity” in the gallery into three chapters with words and symbols: imagination, a plateau, and a theatre.

ARCH 采访 | 郑江

“边界惊险但精彩,像绘制一个形象生动的轮廓线时一样充满诱惑力。我觉得创作过程本身就包含对艺术形式的思考,两者应该是一体、贴切的。”

豆豆也是拳拳

1985年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的《劳申伯格艺术展》让中国人近距离地看到了“后现代艺术”的形态,这些展品让中国观众目瞪口呆:山羊的标本,汽车的轮胎,废弃的地毯组成了前所未见的图腾。在展览期间,保洁员差一点把作品误作是垃圾清理。

ARCH REVIEW | 眼前

当我们把“看见”这一行为比作打开一个空房间的房门,看着这件物体的视线和它存留下的痕迹像是打开门后产生的余音,我们无法准确的追寻余音回荡的轨迹。不断地“看见”,新的东西累积产生同时,不可避免的产生了遗忘与消亡。一张照片保存了一个时间的瞬间,通过回忆,某些时刻得以持续存活,不相关瞬间的外观孤立了出来成为“科学家的信息、摄影师的引用”

Tuesday – Sunday
10.00am – 6.00pm

ARCH Gallery
Yinjiachong Rd, Tianxin District
410000 Changsha

星期二 – 星期日
上午10.00 – 下午6.00

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殷家冲路
1123文创园一楼
ARCH GALLERY

© 2021  Arch Gallery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info@archgallery.net
Site by XY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