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de

风暴山谷

Exhibition

风暴山谷

艺术家:陈子丰、高岩、葛雅静、李海光、凌慧、孙毅、孙尹骁文、熊佳翔、耶苏、魏涛、吴清润、张佳星、张业鸿、张云峰、赵玉
策展人:李泊岩

2020.8.22 - 2020.9.23

艺术的虚构在革命之前无比浪漫,轻得就像一片羽毛,当皮卡比亚说:“你们这些严肃的人,闻起来比牛粪还糟。至于达达,它闻起来什么都不是,它是虚无,虚无,虚无。它就像你们的希望:虚无。它就像你们的天堂:虚无。它就像你们的政客:虚无。它就像你们的艺术家:虚无……”时,伴随着社会革命的此起彼伏,从达达到朋克,从激浪派到情境主义国际,各宗流派的文化团体、组织,无不渗透着对现实不满的愤怒,党同伐异的战斗精神如风暴一般席卷而过。如今回看这一切,也都好比“天空中飘落的一片羽毛”。

展览 《风暴山谷:如何避免风摧毁一个虚构的社区?》 通过三个章节虚构出一个不存在的松散社区,将“风”隐喻为突如其来得危机,探讨今天每一个社区群体正面临的困难。我们应该清晰地认识到,社区背后的文化建构很大层面上在于虚构的成分。是什么让我们认为此时此地最好?正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目的。

更富有、更舒适、更文明的地方,似乎永远不在当下生活的地方。今天的人口迁移在自然地理层面几乎消除了全部障碍,如果说今天是人口的迁移的黄金时期,那么19世纪末的人口迁移,因为认识、技术的差距,明显带有更多的冒险精神。1848年,历史上称作“欧洲大革命”的年代,从西西里岛,到法国巴黎,从德国统一,到瑞士独立…… 各国君主与贵族体制风雨飘摇。这一年,卡尔·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合作的《共产党宣言》发表。也是这一年,他们的前辈,被后人称为空想社会主义的先驱人物埃蒂耶纳·卡贝 (Etienne Cabet) ,与一些追随者漂洋过海逃往美国,在德克萨斯州建立“伊加利亚公社”——这一实践延续了40年才失败——“中央广场,它的沿河小道,它宏伟的国家大厦,广场里的花园和巨大的雕塑,这一切都使我不胜惊叹。”埃蒂耶纳·卡贝在小说《伊加利亚旅行记》中虚构了一个理想化的共产社区。

1. 乘风破浪

我们的灵魂是一艘三桅帆船,寻它的伊加利亚!—— 波德莱尔

亿万年的自然变化,造就了我们今天的世界;古往今来无数探险家,开拓了人类的疆域。在强调复杂的文化建构的今天,我们仍需从对待和处置社区自然因素的方式和痕迹中,想象一个社区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在艺术家耶苏的作品《联合新国地图(NUN Map)》中,我们看到了一份与今天世界完全相反的地图,海洋变成陆地,陆地变成海洋,这不仅让这颗蓝色星球变成土黄色,还抛出一个开放式的问题:人类会面临怎么样的困境?这当然是一个大胆并无解的假想。

类似的焦虑还体现在艺术家凌慧的作品《冰山图录》中,她使用绘图的手法,描绘了一系列冰山的样本,探讨了全球变暖的危机情况,这些冰山的图录无疑带有哀吊的情绪,为后人展示了原本以为亘古不变的冰山样本。顺着耶苏和凌慧所抛出的自然危机想象思考下去,如果我们的世界变成这样,我们会怎样?我们的国家还存在吗?在另一条社会学的思路上,耶苏的另一件作品《联合新国国旗(NUN Flag)》或许给我们一些启迪,他修改了既有各国国旗的图案,保留原先的基本符号与颜色,让这些国旗看上去既熟悉又陌生。似乎我们这个不断变化的世界正在不断地简化并趋同。

这到底是人类征服欲的结果,还是新历史前奏?熊佳翔的作品《淹没》给了我们一个开放的叙事性的假设。这是冒险家的帆船,是灾难过后的遗留物,是自由的象征,也是个人英雄主义的证据!艺术家如此表述:“它的状态是模糊的,处于被遗弃或是准备出发的状态,它本身是自然的具有某种抗争的状态。”这不禁让人想起1975年,荷兰观念艺术家Bas Jan Ader驾驶着一艘小船消失在茫茫大海上。我们可以想象出一个艺术冒险家凭借勇气和智慧,借助风的力量去探索未知世界的传奇故事。

巧合的是,1975年,还是美苏“太空竞赛”重要的一个结点,两国宇航员在地球轨道相遇了!人到底能不能征服世界乃至宇宙?在陈子丰的作品《泡泡人》中,两个悬于空中的巨人形象,彰显出在皮囊之下隐藏着某种未知的能量,在 “巨人精神”那既坚韧又神秘的力量中,饱含着如同气球一般的虚空和脆弱,这正是人类无限能量可能性的最大公案。或许,我们可以在张云峰的作品《星球的诞生》中找到回应,这是张云峰通过物影成像技术获得的一滴眼泪的图像;在这枚小小的黑色照片中,一滴眼泪好似一颗星球,它是欲望的显像也是忏悔的折射。

2. 聚集在广场上

历史记载一切都是真实可信的吗?赵玉在影片《Yasilissi Gate》(亚西里希门)中虚构了一位德国考古学家雅努斯的故事,他在执行任务期间发现了写有波兰语与捷克语的文件残片,通过搜集、修复,雅努斯发现那早已被记录在册并广为人知的历史事件竟曾被篡改, 而被篡改的事件至今已经延续了300多年。曾经对考古学方法论及地位坚信不疑的雅努斯开始动摇了……

如果说创造历史和书写历史是两回事,那么图像记录的事件,也会叫人迷失在观看的遐想中。吴清润在反复观察戈雅的一张版画《抖床单的游戏》后,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他发现这一主题还出现在雷蒙德·帕蒂博恩 (Raymond Pettibon)的作品中,并且这一游戏在欧洲是一个传统,他认为“艺术的多变错误地产生了焦虑,使后代艺术家难以自控。”在他的绘画作品中,将这个图像进行了多种风格的推演,保留着某种宗教性的神秘感,却逐渐使观者忘记原来的图像。

再比如,2018年5月26日,摄影师Tom Jacobs的照相机捕捉到了一道伦敦上空的闪电,并将这张照片发布到网络。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它随后以另一种面貌出现在社交网站Reddit上——这道闪电被网友用PS修改成一个“OK”的手势,在各个文化社区里进行病毒式的传播。艺术家张业鸿观察到,早在2017年4月份,外国网路上对“OK”手势曾有过一段严肃的讨论。艺术家为这两件无关的事件虚构了关联性,创作出作品《关于”OK”形闪电的精神分析》,通过对这个符号的争辩产生的回响,意图阐释意识形态是如何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每个部分中的。

当然,新闻传播对于任何社区的文化认同都有着坚固的堡垒作用,这体现在报纸、广播、电视和互联网等载体中。在艺术家孙毅的作品《copy风暴山谷项目》中,他借用了当下纷杂的新闻报纸,进行再次加工,使其图像简化为一个精巧的绘画,这一意味深长的“复制”,正是消解了媒体作为社区精神的同步工具的过程。

3. 新的纽带

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社区的独特性正在瓦解,在不断士绅化的过程中,艺术的流派已经融化在更为强劲的利益共同体当中。社区的概念,也从较早期的芝加哥学派的都市丛林观,演化成更为复杂的“想象的共同体”。

而当佐证历史的纪念碑建筑,同时出现在世界公园中时,一种虚假的标榜历史伟大的滑稽被高岩再次利用。他的摄影作品《a货》将摄影的欺骗性、视觉惯性与现实真像之间的差距,严肃地赋予给那些微缩模型,并引发一种对于历史真实的质疑。当我们感到城市的外观越来越相似时,另一位艺术家孙尹骁文提出了“标准化”问题,《电源转换插头1号》通过各国电源转换插头进行了连结和转化的过程,暗示了当下物质化的世界不可能独立存在或保有各自的“独特性”。

个体生活是否同步在社区文化的相似性之中呢?在张佳星和葛雅静的作品中,我们看到了城市夹缝中遗留物和商业符号的关联,比如,张佳星的《可以这样走下去》,葛雅静的《The woman》等作品,那些似曾相识的碎片经过组合,再生为某种拟人化的物质。这些作品折射出黑色幽默、焦虑和兴奋的情绪。同时,那些无法剥离的商业意味,永远显现在人们的视野中。在魏涛的作品中,都市小人物同样经过拟人化成为某种值得怜悯的对象,在其装置作品《迷失在都市的人们》中,“迷失”成为生活和精神困苦的要义。当城市的更新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小人物连同城市的遗留物一样,被冲刷得不留痕迹。这在我们看到赵玉的另外两件作品《ěr》《失针》的时候,会想到丧失了聆听能力的耳朵,再也听不到历史的警钟和命运的丧钟。在她另一件作品《Newcomer》中,一部明信片架子上,几十张图片,提示着不同事件、历史、地点的交叠,同时昭示出世界的混乱本质……

当自然和人文的双重侵蚀压力来临之际,做为当下人口迁移的一个案例,李海光通过一部短片《公寓0836的一片羽毛》表达了对于个人生活空间和社区公共空间之间截然不同的关系。他的这部影片呈现了virus全球⼤流⾏期间个体⽣存的分裂状况;他在历史与灾难和每天仍在上演的重⼤事件中散步,他喃喃⾃语、脆弱、无助、茫然,捡⼀些路边的⽻⽑带回公寓,他常常想起⾃⼰的家⼈与朋友,犹如⼀梦。最终,在梦境中身体与物质以各种⽅式承受着时间的沉重与轻盈,就好⽐天空中飘落的一片羽毛。

Exhibitions

过往展览

2024.3.10

Arched Wave: Beyond the Boundaries of Geography

Artists: Mutian Chen, Longing Hu, Xiaoliang Huang, Ying Li, Mingjun Luo, Bing Ma, Jianping Zou
Curator: Xinyu Wong

Arched wave: Throwing the hidden string in the discontinuity

Artists: Qiushi Chen, Yujian Guo, Mingjun Luo, Lijun Wang, Li Zhou, Wei Zhou
Producer: Wenjing

Flower For Algernon

Artists: Jing Wang/ Yiwen Zhao
Curator: Xinyu Wong

Perceptual Track

Artists: Haiqiang Guo、Hang Su、Sibo Wu、Wei Zhou
Curator: Yu Xie

Art Channel

艺术频道

ARCH REVIEW | Making Complicity

When the painting is really close to us, the first thing that appears to our eyes is this Le cimetière marin[1] written by Valéry in 1922. The curators Hu Yihang and Zhang Tingzhi, together with artist Guo Yujian, divided the exhibition “Dangerous Complicity” in the gallery into three chapters with words and symbols: imagination, a plateau, and a theatre.

ARCH REVIEW | Gaze in the Dim Glow

“The Task of Alchemy”, Pocono Zhao Yu’s solo exhibition at Arch Gallery, presents a subtle sense of time traveling. As the title of the exhibition alludes to, it is as if the smelting and mysterious deeds of some spiritual objects. Within the whisper that fluttering outside of time, this enormous task is under the invisible dome of time.

ARCH REVIEW | Guo Yujian :Dangerous Complicitiy

When looking at Guo Yujian’s works, what have been depicted is always in a state of flow, and the secret words that are related to each other become images that avoid us and approach us. The work that takes shape on the canvas in our sight is yet to come, in transition, about to embrace change, and it will not push us away until the feeling is fulfil.

ARCH REVIEW | 眼前

当我们把“看见”这一行为比作打开一个空房间的房门,看着这件物体的视线和它存留下的痕迹像是打开门后产生的余音,我们无法准确的追寻余音回荡的轨迹。不断地“看见”,新的东西累积产生同时,不可避免的产生了遗忘与消亡。一张照片保存了一个时间的瞬间,通过回忆,某些时刻得以持续存活,不相关瞬间的外观孤立了出来成为“科学家的信息、摄影师的引用”

ARCH REVIEW | 制造共犯

当画作真切地逼近我们双眼,首先出现的是这首瓦雷里1922年所写的《海滨墓园》。机构策展人胡奕航、张汀芷与艺术家郭宇剑一起,将这次拱形画廊名为《危险同谋》的展览,用文字或符号分成了几大篇章:臆想、一座高原、剧场。许是有意为之,又或是无心之举,开篇选取的这段文字,饱含着诗人瓦雷里对家乡赛特港的深沉眷念。

ARCH 采访 | 梁浩

「IT’S A JOKE别太当回事,儿」是ARCH GALLERY拱形画廊策划的首个群展。展览从时间和空间两个维度探寻了艺术家在各自创作过程中所使用的不同方法观念。为了让大家更进一步地了解艺术家的创作理念,ARCH CHANNEL此番专访梁浩。

Tuesday – Sunday
10.00am – 6.00pm

ARCH Gallery
Yinjiachong Rd, Tianxin District
410000 Changsha

星期二 – 星期日
上午10.00 – 下午6.00

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殷家冲路
1123文创园一楼
ARCH GALLERY

© 2021  Arch Gallery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info@archgallery.net
Site by XYCO